病例小结
科研见证 - 病例小结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

练功病例小结 (5)

病例13学练真法 其乐无穷(脉管炎、两足发黑疼痛,胃、脾脏切除,心脏病)

金华有位老同志名叫丁克,他今年七旬又九,原是金华教体委主任。过去转战南北,生活艰苦;解放后工作紧张,积劳成疾,离休后,可以说全身都是病。较突出的是脉管炎严重,两足发黑,走路痛,坐着痛,站着痛,睡着也痛,以致多年夜不成眠。曾几次到上海、杭州等各家大医院诊治,共同的结论就是截肢。截肢,那不是成了终身残废了吗? 经考虑再三,毅然返回金华。由于体力衰竭,各种疾病袭来,不到二年时间接连在金华中心医院多次住院,动了三次大手术,胃切除,脾脏切除等等,内脏系统残缺不全。一年四季十多种中西药物不断,加上心脏病时有发作,行动十分艰难,不用说爬楼梯,就是平地也步履艰难。像丁老这样全身都是病的老病号,医院大夫们见到只是摇头。他的身体几乎濒临日薄西山,朝不保夕的绝境了。

就在这时,1991年他参加了金华老年大学的真气运行法班。在老师的指导下,经过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修炼,给丁老带来了第二个春天。意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,丁老的脉管炎不但痊愈,而且两足的皮肤也由黑变白转红,气血流通,每天能到野外步行20多里或去钓鱼。自从参加真法修炼以来,他不吃药,不打针,常年的药罐丢掉了。去年底,偶然在街上碰见十几年来未见面的老同事,许多人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:一个危在旦夕的病号,竟变成容光焕发的健康老人。用丁老自己的话说:“学习真法,其乐无穷”。

真法怎么练?丁老说:首先要有一个 坚强信念。真法究竟能否防病治病?这个问题要有明确的答案。要坚信真法在养身治病益智等方面都有极好的效果,甚至是惊人的效果。所以自己身体的健康要自己 去创造。只有抱着这个信念,才能坚持练功不动摇。其次,必须要坚持苦炼,练功实际上是意志磨炼。丁老几年如一日,每天子时坚持修炼不少于二小时,从不间 断。他说:学功不练功,终身一场空。只要掌握练功要领,按部就班的坚持下去,美好的前景必在前头,必定会在实践中品尝到真法自我保健的乐趣。第三,在练功 过程中要不断“悟”。功法的学习、实践性很强,必须在实践的基础上去认识去提高。所以这个“悟”字非常重要。用丁老的话说:要得成果,要靠自己去钻。不去 钻不去探讨,是无法深入的。


(李一鸣)
 
病例14真法治好我二十年抑郁症(抑郁症)

我原先的身体一向较好,性格也乐观开朗,可是后来,我患了抑郁症。

先是十年动乱当中爱人被“打倒”,我受株连下放“劳动改造”,想不通。十年当中吃的苦,受的冤,一直抑压在心头。1976年8月二哥在北京患癌症亡故,之 后,毛主席逝世,这些对我精神上刺激很大,也万分悲痛,因此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。当时,爱人下乡工作,加上我自己工作和家务都很忙,孩子小不懂事,所以无 人知道我的心理变化。我终日沉默寡言,萎靡不展,面黄肌瘦,精神极度消沉。

“四人帮”粉碎了,别人很高兴,但我总是高兴不起来,心里闷闷不乐。睡觉不好就吃一二粒安定,吃几帖中药。1977年夏天,参加了一位同志的追悼会后,先是中暑,接着就失眠、心悸、多思多虑,孤独寡言,旧病又复发了。后来到杭州市一家医院做脑电图等检查,说没有什么病,省妇幼保健院检查也是这么说。可是一到冬天,病就会发。到深秋失眠、食欲不振、胆子小、焦虑、悲观、精神不振,稍有紧张情绪就汗淋如雨,夜里盗汗。后来又服多虑平等西药,治疗了好几年,但总不能根治。1991年又改用针灸治疗,连续治了七个月,吃尽苦头病仍不好。后来台州第二人民医院(天台精神病院)诊断我为“情感性精神障碍”,服西药并结合中 药调理 ( 中医称我的病为郁症),病情虽逐年减轻,但我一年当中总有半年在病中,真是痛苦极了。

1995年夏天,章文联同志来动员我学习真气运行法,把许多资料送来给我。我看后,觉得真气运行法很好。我生病以来也曾学过好多种气功,但我觉得大雁功、香功、禅密功等都是动功多,而真气运行法静功为主,动功为辅的,有科学道理又以中医学为依据,很可能治好我的病。1995年9月下旬,我参加了台州市第五期学习班,在李老师的指导下周天打通了,从此,就天天坚持练功。12月初赴杭州参加李老亲授的提高班学习,回到家里练功非常认真积极,回来的当夜就起来做子时 功,又早晚练功,一天练功三次,并结合练动功肠胃功、五禽导引、漫步周天等,的确收到了良好的效果。当年冬天,病不发了,1996年的旧病也未发,身体好起来了,盗汗也没有出现;原来小便很急的,如早上出去锻炼约一小时就急于小便,练功后小便不急了,这说明我的肾功能好起来了。于是,信心更足,早晚练功的 时间比原来更长,长功也很快。做功一入静,嘴唇发麻,眼睛睁也睁不开,口液多又甜。每天坚持卯时练静功约一小时左右,再出去练三套动功约25分钟,晚上再练静功。我练功虽气感不强,但按时练功,雷打不动。功后,自我感觉良好,吃得香,睡得熟,脸色红润,精神充沛,头脑清醒,行动敏捷,心情舒畅,笑口常开。 经过两年的练功实践证明,真气运行法真好,治好我二十年的抑郁症,老病号的帽子摘掉了,医药费开支很少。

我的体会是练功要动静功相结合,内外相结合。我是早上先练五行攒簇、上河车搬运、混元坐。晚上下河车搬运、混元坐。早上静功结束后到外面去练太极拳(24式、42式)、太极剑(32式、42式)、盘龙剑,又做肠胃功、五禽导引、漫步周天三套动功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生理起变化,气冲病灶,达到了祛病强身 的目的。

我是真气运行法的受益者,我要努力宣传推广真法,使她发扬光大,为人类造福。所以,台州市举办的几期学习班,我都积极动员老同志、亲朋好友参加。
《真气运行论》我买了十多本送给子女及亲戚朋友学习。

(金锦林)
 

病例15真法把我从“阎王路”上救回来(恶性淋巴瘤(何杰金氏病))

我今年45岁,五年前即1992年9月,我发现淋巴结肿大,12月去医院一检查,诊断为恶性淋巴瘤 (西医叫何杰金氏病),并已大面积转移,头颈、纵膈都有肿块,最大的已有鸭蛋那么大,小的不计其数。脾脏也肿大,2月底医院决定用化疗,因为我原来体质差,白细胞就低,第一次化疗后,就昏迷了数小时,心脏跳得很快,血色素降至7克,白细胞只3000,肝脏的谷丙转氨酶也升高,恶心呕吐,根本不想吃东西。回家后,全身无力,躺在床上,米汤都是我爱人喂的。我想,这种病在身肯定要向“阎罗王”报到去了,我劝爱人,我死后,再找一个,1岁的女儿托付我阿姐照顾。我丈夫总是鼓励我勇敢点,坚持治疗,而且还请来名专家给我治疗,但效果不大。

1993年7月,我嫂嫂给我一本
《真气运行法》和一盘录音带,鼓励 我练真法。我想,反正其他办法也没有,试试看。我一边看书,一边听录音,特别是听到一位邮电局的干部,得了癌症,学练真法以后,重新可以踏自行车上班。我 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下定决心学练。那时因为我晚上睡不着,我就练功,除了喝米汤和大小便的时间外,我整天躺着练功,一天练功近20个小时。五天后心窝 部发热了,这时我第一个感觉是人好像有点力气了,想吃饭了,我就坐起来练功。告别了米汤,开始吃干饭,心脏也开始好起来,我就把吃了半年多的地奥心血康停了。

练功转入第二步,过了几天,我不但能起床,还拿起扫巴扫地,邻居们都认为奇怪,问我有什么仙方? 我说:仙方就是真气运行法。这时我信心百倍,每天练功十多个小时,气到了命门,停了一天,冲到夹脊滞留了七天;再上去到玉枕 关又卡住了,头很胀。这时我想起周天歌中有一句“玉枕难过目视顶”,眼睛一向头顶内视,真灵,一股凉气直跳上来,冲开了玉枕关,向前面下来,我知道小周天 已经通了,多高兴呀!全家人都为我庆贺,我更认真练功。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,本来大热天我盖了毛毯没有知觉,周天一通,热量增加,练功时脚底好像踏在火 盆上那样热,身上出现一块块,一条条像刮痧过一样的癍痕,开始是紫血色的,后来逐步消失。身体好些了,有了做化疗的条件,于是一边练功,一边做化疗。

95年5月我到医院作了一次全面复查:肿块全部消失,白细胞上升到4500,血色素13克,血小板13万,脾肿大多年,这次也恢复正常,于是我停掉化疗,但仍坚持每天练功三小时,雷打不动。

真法把我从阎王路上救回来,现在我脸色红润,身体健康,工作生活正常。我要永远感谢李老,永远坚持练功,并积极宣传真法,使更多的同志学练真法,身体强壮。

(刘简芝)


   
 
 
 
Copyright @ 2010 Zhen Qi Yun Xing Association Malaysia